一单亏掉半年利润:新股破发潮下PE/VC的无奈,这家券商能懂

腾赚网 29 0

好不容易成功保荐了一个大项目,如今的浮亏已超过公司上半年净利润。

作为一家中小券商,这让东海证券很无奈。

截至11月3日收盘,被誉为“年内最贵新股”的万润新能(688275.SH),股价相较发行价已下挫29.72%。粗略估算,东海证券在该项目中的浮亏约为1.75亿元。而今年上半年,该公司净利润仅1.43亿元。

也就是说,东海证券在该笔项目中的浮亏,甚至可能已超过公司上半年净利润。

东海证券的无奈,PE、VC们感同身受。今年以来,A股新股已经经历了两次破发潮。随着投资对象股价持续阴跌,一些PE、VC除了持股浮盈大幅缩水,还出现了一二级市场估值倒挂导致浮亏。

面对这波市场破发潮,一些机构选择“躺平”、降低出手频率;一些机构精选赛道,不是国家扶持的、没有政策红利的赛道不投。

“国内私募股权行业已经走完一个周期。分化的格局下,机构们对专业化和业绩回报的要求会越发强烈。”千乘资本创始合伙人熊伟对之一财经记者表示。

“时代变了,中国的VC/PE们不能像以前那么舒服了。”360投资部前创建人、投缘资本创始人王翌对之一财经记者说道。

亏掉了上半年净利润

招股书显示,万润新能计划募资12.62亿元,实际募资63.88亿元,超募比例为406%。而作为保荐人及主承销商的东海证券,获佣金2.12亿元,创公司历史更高纪录。

但面对高市盈率发行的“年内最贵新股”,部分投资者却并不“买单”。公告显示,万润新能新股弃购股数达到153.0865万股,占公司总股份的7.1859%。

由于东海证券与万润新能签署了包销协议,投资者弃购的新股由东海证券包销,金额合计高达4.59亿元。加之相关子公司作为战投认购的1.28亿元新股,东海证券合计持有万润新能5.87亿元的认购份额。

但截至11月3日收盘,万润新能股价相较发行价已下挫29.72%。按包销金额估算,东海证券在该项目中的投资浮亏在1.75亿元左右。而公司上半年的净利润才1.43亿元。

万润新能是东海证券这两年以来唯一成功保荐上市的项目。自2021年以来,东海证券的IPO项目中,已有多家公司遭撤回。wind数据显示,2021年至今,东海证券目前在审的IPO项目有5家(以交易所或 *** 受理为基准),其中已过会待发行1家,已上市1家,撤回2家,已问询1家。

东海证券自然不是唯一一家投资万润新能出现浮亏的机构。中金丰众66号资管计划和中金丰众67号资管计划,在万润新能项目中合计配售102.4万股新股,合计获配金额达到3.07亿元。按11月2日收盘价计算,这两个资管计划在万润新能的浮亏达到0.93亿元左右。

中金丰众66号资管计划和中金丰众67号资管计划管理人均为中金公司,主要用于核心员工参与科创板战略配售 *** 的资产管理计划。

不过一些机构投资者倒是在万润新能的投资项目中浮盈。

比如博源创业、国金佐誉和通瀛投资于2021年中旬以48.57元/股的价格,分别受让了万润新能102.94万股、82.36万股和118.74万股。截至11月3日收盘,三家投资机构在万润新能项目中的投资浮盈高达333.93%。

九岭锂业投资人持仓市值“腰斩”

东海证券的"痛",九岭锂业(A22373.SH)的机构投资人感同身受。

作为主要从事锂盐产品研发、生产和销售的九岭锂业,在新能源、锂矿等热门概念加持下,上市前融资一度顺风顺水。公司自2021年股改至今,已经进行了5次增资和1次股权 *** ,且几次增资之间估值提升巨大。

比如在2021年11月,九岭锂业第四次增资中,嘉兴颀博股权投资合伙企业(下称“嘉兴颀博”)以2亿元认购新增注册资本274.8万元,广东广祺伍号股权投资合伙企业(下称“广东广祺”)以8200万元认购新增注册资本112.67万元,台州银祺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以下简称“台州银祺”)以1800万元认购新增注册资本24.73万元。

在第四次增资时,九岭锂业估值已达100亿元。但2022年7月5日公司披露IPO招股说明书时,公司股价却出现严重“倒挂”。九岭锂业拟于上交所主板上市,并拟发行不超过15%的股份募集资金7.6亿元。此时公司估值仅为50.67亿元,相比一年前“腰斩”。

IPO时嘉兴颀博持股市值达到了1.01亿元、广东广祺持股市值达到了0.42亿元、台州银祺持股市值达到0.09亿元。

也就是说,随着九岭锂业上市前和上市后的“估值倒挂”,嘉兴颀博、广东广祺台州银祺这三家投资机构的持仓市值在短短8个月的时间内“腰斩”,浮亏分别达到了0.99亿元、0.4亿元和0.09亿元。

九岭锂业的案例绝非个例。

9月破发潮再度席卷A股。通联数据显示,A股在9月份共有50只新股上市,其中有20只股票在上市当日破发,破发率达到40%,远超7月23.53%和8月10.2%的破发率。

这其中很大一部分是“硬科技”相关新股的破发,如与锂电行业相关的个股万润新能(688275.SH)、帕瓦股份(688184.SH)、零跑汽车(09863.HK)、中创新航(03931.HK)、华宝新能(301327.SZ)等企业目前股价均已跌破发行价。

一位FA(帮助一级市场投资人对接项目)从业者对之一财经记者表示,除硬科技项目外,今年以来消费类项目日子也不好过。

据之一财经记者统计,今年上半年跌幅超过60%的科创板明星上市企业中,翱捷科技-U(688220.SH)背后的多家知名投资机构,包括阿里、深创投、小米等,伴随公司股价持续下跌,上述机构的盈利空间大幅缩水。

比如在上市短短4个多月内,阿里投资翱捷科技-U的浮盈就蒸发了64.25亿元、深创投浮盈已蒸发13.64亿元、前海万容浮盈已蒸发22.95亿元、小米浮盈蒸发4.09亿元。

转向节约“弹药”、投早期

即使目前硬科技赛道破发现象严重,但在部分机构眼中,因国家政策扶持等原因,硬科技赛道投资仍然存在“窗口期”,这种变化与注册制、科创板的推出有一定关系。

一位人民币基金合伙人科翔(化名)对之一财经记者表示,科创板、注册制推出以后,一些过去退出渠道非常艰难且长期未盈利的项目,因科创板推出而最终受益,比如集成电路半导体、生物医药类相关企业,导致资金更容易向之倾斜。客观来讲,这些企业上市肯定比过去要容易一些,即使上市材料被撤回来,一段时间之后也可以继续上报。

寻找硬科技项目时,很多头部机构甚至开始与地方 *** 展开合作,试图挖掘出一些优质的硬科技项目。

“此外,包括一些地方 *** ,或者 *** 引导类资金,他们的出资意愿更强,甚至这些基金还主动把新能源、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划归到出资目标主体里,这也是过去少见的,是注册制带来的一个新的变化。”科翔表示。

既然投资挣不到钱了,机构们纷纷节约“弹药”。清科研究中心数据显示,2022年上半年,中国股权投资基金新募集数量和金额分别达2701只、7724.55亿元人民币,同比下滑7.2%、10.3%;股权投资市场投资步伐受疫情影响显著放缓,投资总量及金额分别为4167起、3149.29亿元人民币,同比下滑31.9%、54.9%,尤以互联网、连锁及零售、食品饮料领域投资下滑较为明显。

利润丰厚的生意变少,投资的打法就要变化,只投后期回报不大,都开始布局早期项目。

“包括源码资本、红杉种子、高瓴创投在内,几乎所有大PE都开始看早期投资。”高桌资本创始人卢丹说道。

熊伟表达了相同的看法,形势逼着投资机构往更早的行业、项目去投,非共识投资才能赚钱,具备往前走的能力,才能找到赚钱的机会。

同时,头部机构降低出手频次,意味着一级市场中“钱少了”、大部分项目估值低了。新形势下,市场发生了两大变化:CVC(企业风险投资)更加活跃,以及此前部分被上市公司并购的科技企业,又被管理层重新买了出来,再走一遍上市流程。

“私募股权投资的另一个趋势,是CVC投资更加踊跃,他们在产业资源上有一定优势,能够嫁接业务,或者估值给得比较高,给传统的财务类创投机构带来一定的挑战。”科翔说。

王翌也说,“CVC手里的钱,是企业自有资金,或以企业为主体,在外面再募了一些,资金比较宽裕和灵活,投资项目时只需要跟自己公司的战略结合就好了,不用考虑太多,这个路子是可以的,但也不代表他们目前就活得很好。”

科翔说,一个过去比较少出现的现象是,一些被上市公司并购的科技企业,现在又被管理层重新收购、走上市流程。

“很多并购确实比较难成功,有些上市公司本身也有一些问题或者管理层有一些想法,就联合机构把企业从上市公司里买出来,注册制下上市也没有那么难,所以管理层收购比以前多得多”。

2021年8月2日,金信诺(300252.SZ)就将江苏万邦的28.5714%股权,以2亿元 *** 给一家国有背景的股权投资机构。“我们手上也有几个类似的项目,交易没有完成,涉及上市公司,所以还不能公开。”另一家VC机构创始人对之一财经表示。

我们将致力于为您提供最新的财经资讯以及热门行业新闻,了解更多财经新闻欢迎关注本站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