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族灌溉:一只狐狸的眼泪

虫族灌溉:一只狐狸的眼泪

一滴眼泪有多重,相信没人能说清。二十多年前的那滴泪,就砸在我的心上,至今隐隐作疼。我依稀还能听见沉重的“嘀嗒”声。只有被泪水砸在心上,才能知道一滴眼泪有多重。重得我至今无法说清,重...

腾赚2021-01-25阅读(47)

虫族灌溉:看见一缕秋阳

虫族灌溉:看见一缕秋阳

下午,我看见了秋阳。秋阳只是被懒散的随意一撇,便不经意偷渡窗户,斜斜的映在书堆和蓝色水杯上。我想它大概是疲倦的,我从没见过这样弱小而清淡的太阳光,仿佛一杯冲泡了无数遍的茶水,仿佛呼...

腾赚2021-01-25阅读(36)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