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ps下一页:萝卜花开,向癌症说不

腾赚 2021-04-19 阅读:120
披毛犀角,虬角,独角,抹香微信号:5735363
第一次看到萝卜开花,是在十年前,在先生堂哥的菜园子里。
虽然我是在农村长大的,说来可笑,在那之前,我却从来也没有看到过萝卜开花。
堂哥的菜园子很大,种着各种各样的蔬菜。我远远地就看到有一簇白花,它们有一人多高。
我指着它们问堂哥:“那么好看,是什么花?我怎么从来都没见过?”
堂哥笑着说:“那就是普通的萝卜花,是我为来年留种用的。”
“萝卜花?我去看看!”我兴致盎然地向萝卜花奔去,先生和堂哥跟在我身后。
等我跑到跟前才发现,它们的腰杆挺得笔直,根根直立向上,仿佛是拼了命地向上生长。
在一根根碧绿的茎上,排列着许许多多雪白的小花,花儿清新淡雅,洁白无瑕。它们让我想起冰清玉洁这四个字来。
白蝶围着它们蹁跹。黄黑相间的蜜蜂嘤嘤嗡嗡,从这朵花飞到那朵花,忙得不亦乐乎!
“看,还有许多蜜蜂和蝴蝶呢!”我兴奋地说。
堂哥不慌不忙地告诉我:“蜜蜂和蝴蝶在采蜜的同时,也在完成授粉的工作,我的萝卜能否结种子,全靠它们了。”
多么神奇的自然景象啊!原来,大自然的一草一木、一花一果……都是有用的呀!
只有互帮互助,才能互利互惠,这就是它们给我的启示。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爱出者爱返,福往者福来。”
……
也些也都是大自然给人类的启示吧!
此刻,我感觉风是轻的,阳光是柔和的,四周是静止不动的,萝卜在悄悄地结它的种子……
我也想要萝卜的种子,来年把它种在花盆里,放在阳台上,等着它开花。
可是我又想:长在花盆里的萝卜苗,有可能不会像现在在大自然中一样茁壮成长,它们有可能营养不良,长得瘦骨嶙峋,风一吹就倒了,还有可能等不到开花就夭折了;就算开了花,没有蜜蜂和蝴蝶的陪伴,它也是寂寞的,它还是结不出自己的种子吧?所以,我立马放弃了要在花盆里种萝卜的念头。
“萝卜花竟然也可以这么漂亮!来年,我还要来看萝卜花!”愣了片刻,我由衷地赞叹道。
听了我的话,堂哥的脸上笑开了花,好像我夸的是他的孩子一般。
他的笑得是那么自豪,那么舒坦,露出洁白的牙齿来,就连满脸的皱纹也像盛开的菊花。整个人都充满了神采,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堂哥在我们这一辈中年龄是最大的。
堂哥原来是开饭店的,因为他脾气随和,人缘好,饭店的回头客特别多,生意非常红火。
他是主厨,又烧的一手好菜,吃过的人都对他的手艺赞不绝口。他还邀请我们去吃过饭,我还跟他进厨房,学会了一道醋溜大白菜。
堂哥一心扑在饭店里,忙的时候,只顾烧菜,顾不上吃饭。钱是赚了不少,可是身体出了问题:被查出得了癌症!
堂哥一下子呆住了!十年前,那可是谈癌色变的年代,得了癌症,就等于被判了“死刑”!
堂哥的家中其实一点也不缺钱,家中的独生女儿是开工厂的,年薪百万。
他怆然泪下,茫然四顾,竟然不知道当初自己为什么要开饭店了!
痛定思痛,他觉得自己太傻了,只知道天天烧菜,世界是什么样子的,他还没看过呢!再不去看,恐怕就没有机会了。
于是他和妻子商量了一下就把饭店盘出去了。然后带着妻子、带着钱、带着医院开的治疗癌症的药物,就开始了说走就走的旅行。
他们天南海北地游,堂哥只想在临走之前,看看祖国的大好河山,完成自己最后看一看世界的心愿。
就这样,他们把家当旅馆,旅游成了生活的主旋律。
几年之后,他们游遍了祖国的山山水水。也许是药物起了作用;也许是堂哥看开了;也许是他整个人都放松下来了;也或许是他心情愉悦了;他的病情慢慢地好转了。
这真是老天的眷顾啊!好像老天从来也不会抛弃努力生活的人。
堂哥想稳定下来,再做一回农民。
在他女儿工厂的后院,有一大片空地,于是堂哥和堂嫂一起把那片空地全部开垦了出来,种上了各种各样的蔬菜。
听堂哥说,那些菜,除了供给厂里的食堂用,还有好多剩余。堂哥经常拿去送给亲戚朋友。
那天,就是堂哥带信让我们去拿菜的。
我们一边走一边参观堂哥的菜园。微风吹拂,阳光暖暖地照着大地。那一排排整齐的黄瓜架子上,嫩绿的小黄瓜头顶小黄帽,正探头探脑地向我们张望呢!
细长的紫茄子在宽大的多边形的绿叶间时隐时现,仿佛在与我们玩捉迷藏的游戏。
一垄垄整齐的小白菜,绿白相间,长得十分水灵。
红根的菠菜,叶儿竟绿如翡翠般匍匐在地面。
还有绿意盎然的韭菜、大葱与大蒜儿,它们排列成方阵,个个精神气十足,就像是等待检阅的士兵们。
颗粒饱满的蚕豆在微风中摇摆,它们还不时地向我们抛着一个又一个的媚眼,等着我们去采摘。
甜芦粟已经长得有一人多高了,它们成排地站着,就像在菜田里站岗的士兵。
堂哥指着那一个个大缸介绍说:“你们看,我用的可是有机肥,那是我用买来的豆渣放在缸里自己发酵的,然后均匀地撒在地里,土地就变肥沃了。我种的菜,绝对是绿色蔬菜!”说完,呵呵地笑了。
此刻,夕阳西下,云霞满天,堂哥望着夕阳,陷入了沉思。
他告诉我们,夕阳如酒,让他沉醉。看着夕阳,他就会想起从前插队落户的地方。那里有纯朴的乡民,有清清的河水,还有一望无际的麦浪。
他那时任生产队长,他喜欢一个人站在金色的麦浪里望着夕阳,望着满天的云霞,思念着家乡——上海,但心里又为眼前这片土地上的硕果而感到无限的满足和无比的自豪。
如今,堂哥老了,他站在故乡的土地上——上海浦东,也在夕阳里怀念着插队的那个地方,那片金色的麦浪。
我知道,那里有他洒下的汗水,那里有他金色的青春年华,那里有他的愁肠百结,也有他的豪情万丈。
或许,还有没让人知道的他的不了情。我猜测着。
堂哥那古铜色的脸在夕阳的映照下闪着红光。他说起插队落户的地方时眉飞色舞的表情和他那无限怀念的眼神,连同满天的云霞都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脑海里。
现在的堂哥看上去根本就不像是癌症病人,他更像个地地道道的农民。躬耕于几分薄田,面朝黄土背朝天,春种秋收,种下的是希望,收获的是喜悦。
从谈癌色变的年代里一路走来,风尘仆仆,处变不惊,这就是堂哥。堂哥就是以这样的勇气与病魔战斗并生活下去的。
我不禁对堂哥生出几分敬意来。我当时就想:“我一定要把堂哥战胜癌症的事写出来。”
现在,十多年过去了,堂哥已经七十多岁了,他依旧在种菜,依旧生活得好好的。也许,在萝卜花的陪伴下,站在夕阳里回忆,已经成了他的习惯吧!
在此,请允许我把刘秉义 的歌——最美不过夕阳红送给堂哥:
最美不过夕阳红 ,温馨又从容 。夕阳是晚开的花 ,夕阳是阵年的酒 。夕阳是迟到的爱, 夕阳是未了的情 。多少情爱, 化作一片夕阳红!
文转自:http://www.chuangzai.com/post/23719.html 转载请注明


能够收藏一件好的文玩是一种缘分,很多朋友想入手文玩,可是因为了解不是很深,所以担心买到假货,您可以关注【微信号:5735363】,我们为您免费提供更多文玩资讯、鉴定等咨询服务。

评论(0)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