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ps下一页:在盛行别离的世界,说着永远

腾赚 2021-04-14 阅读:110
披毛犀角,虬角,独角,抹香微信号:5735363
永恒是很长的时间,特别是对尽头而言
 
Martiros Sarian [美国]
醒来
作者:马兹洛夫 [马其顿]
在短暂的拥抱里
我诉说永恒。
风吹来教堂钟声的呼唤,
我们昏沉的头
枕在羽毛上休息。
现在是早晨。湿润的空气
从桥洞下经过,云彩
一碰就碎,楼耸立在燕子的飞翔中
农人的手祈祷停歇的雨水,
树木松开叶子
让天空变得更广阔。
你的手在这个早晨无比温柔
像硬杏仁开出柔软的花。
在不远处的教堂
他们诉说了几个世纪的爱
比我们活得更久。
史春波 译
选自 Pangolin House 2017—18冬季刊
- 关于作者 -
尼古拉·马兹洛夫(Nikola Madzirov,1973—),马其顿诗人、散文家、译者,二十一世纪最出色的东欧诗人之一。代表作品:《重置的石头》。
我们接受永恒,然后归还它
「留言区」:聊聊你心中的“永远”
“我相信我的爱情会永恒。
但是哪里有永恒这回事呢,我听见的只是自己越来越微弱的心跳。”
——电影《永恒与一日》
明天有多远?
永恒是否真的存在?
为何总是在痛苦和欲望中徘徊?
我们应该如何去爱?
……
一生就是这样,在不断的叩问和追寻中缓缓前行。而生命,也不知不觉来到了暮年。往昔的爱情、挣扎、踟蹰……有多少已经消散在风中?
而那生长在教堂附近的杏仁树,年年开花如斯。时间于它们而言,又有何意义?
或许是因为我们天生具备对世界的陌生感,生来就有一种被放逐在世界的流浪情怀。所以总是不懈追寻可以跨越时间,跨越生死之物。
于是有了诗,于是有了爱。
诗人追求“一种和时间共存亡但又不是追求永生的境界”。就像此时的清晨,短暂的拥抱里,诗人说着永恒。
可哪里有永恒呢?拥抱是短暂的。一阵微风,树木便松开了叶子;而那天边的云朵,聚了又散,散了又聚,脆弱得一碰就碎。
可哪里又没有永恒呢?远处的钟声,犹如向内心深处低语。你听那杏仁树,已诉说了几个世纪的爱。
诗人在这个湿润的早晨醒来,身旁是深爱之人,Ta的手“在这个早晨无比温柔/像硬杏仁开出柔软的花”,世界多么好。
或许,如童话故事里“从此,他们永远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这般美好的爱情并不存在,因为快乐总是和烦恼忧虑相随。
爱可以是瞬间,也可以是永恒,只要你明白如何去爱。
就像这首诗中,谁能说,这短暂拥抱的瞬间,不比杏仁树数百年的宣言更长久?


能够收藏一件好的文玩是一种缘分,很多朋友想入手文玩,可是因为了解不是很深,所以担心买到假货,您可以关注【微信号:5735363】,我们为您免费提供更多文玩资讯、鉴定等咨询服务。

评论(0)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