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ps下一页:回想年轻时代的爱情,最动人的,莫过于一句“曾是惊鸿照影来”

腾赚 2021-04-11 阅读:94
披毛犀角,虬角,独角,抹香微信号:5735363
年少时都有过瑰丽的梦。这个美丽梦境的构成,是对最美好日子的最诗意勾勒。那时,我们有的是时间畅想未来;那时,我们有的是活力去支撑我们想做的任何事;那时,我们有的是乐观的心境对以后充满希望。
 
而这个瑰丽的梦的核心,往往是一个人,一个散发着迷人气息、带着瑰丽光环的人。因为它带着光环,印在心底,几十年以后依然如新:
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
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当我们看到“沈园”这个词的时候,大约已经意识到,这首诗和陆游有关系。不错,就是那个“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的陆游,就是那个喜欢梅花到极致,写出“一树梅花一放翁”的陆游。
 
陆游和沈园有着不解之缘,因为这里蕴藏着他少年时代的一段美丽往事。年少和唐婉结为夫妻,不料却因为母亲反对而不得不中途离婚。离婚之后两人各自再婚,却在沈园偶遇,各写一首《钗头凤》表达心中之苦,而唐婉就在此事过后一个月便郁郁而终。
年少的时候,唐婉就是陆游美丽的梦境。有过短时间的沉浸其中,但最后收获的只是一片虚空。而后的放翁先生“匹马戍梁州”、“铁马秋风大散关”何等豪放、“柳暗花明又一村”、“绝知此事要躬行”何等哲理,但是都未能改变其心中对唐婉的念念不忘。
 
写下这句“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的时候,陆游已经七八十岁,而唐婉也已经香消玉殒四五十年。再一次回到曾重逢的沈园,大多都还是原来的模样,即便“非复旧池台”,但是依然会有“春波绿”,遗憾的是这“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曾经映照了那一束最美的倩影,而那,就是陆游心中永远的梦,也是永远的伤心。
如今,春水依然,而斯人不再。
一直觉得“惊鸿”是极美的词,代表了人们对世间一切美好的所有想象。
 
曹植《洛神赋》有云“翩若惊鸿,婉若游龙。”陆游借用曹植的名篇名作名句,来写自己心中的唐婉。这个四十多年前就去世的女子,在当时已经垂垂老矣的陆游心中的分量,可想而知。


能够收藏一件好的文玩是一种缘分,很多朋友想入手文玩,可是因为了解不是很深,所以担心买到假货,您可以关注【微信号:5735363】,我们为您免费提供更多文玩资讯、鉴定等咨询服务。

评论(0)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