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小果事件,让父母看清:"小孩长大了就会懂事"是件多么荒唐的事情!

腾赚 2021-04-06 阅读:109
披毛犀角,虬角,独角,抹香微信号:5735363
小果终被执行死刑截图至网络截图至网络截图至网络截图至网络截图至网络截图至网络截图至网络截图至网络
近期,央视播出大型政论专题片第五集《督导利剑》,片中披露了“孙小果案”幕后底隐藏的整个案件背后的政治腐败。
2020年2月20日,孙小果执行死刑。
 
罪恶滔天-死不悔改
2019年3月,一个叫孙小果的人因故意伤害案被昆明市官渡区人民法院决定逮捕。
孙小果这个名字一经公布,顿时引起轰动,公安机关调查发现,孙小果曾经作下不少恶行,涉嫌涉黑涉恶团伙犯罪。
犯下多起性质恶劣的大案,孙小果何以“死而复生”?
1994年,孙小果第一次犯罪,当时他伙同四名男子,强行将两名女子拉上车实施轮奸。但当时孙小果未满18岁,也不是主犯,只判处了三年有期徒刑。
孙小果的母亲孙鹤予和继父李桥忠,在1995年找关系非法为孙小果办理了取保候审,随后又非法为其办理了保外就医。
离奇怪诞
1997年,本应在监狱服刑的孙小果毫发无损地出现在了社会上,并再次强奸4名未成年女性被抓,于1998年2月被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死刑立即执行。这是孙小果第二次犯罪。距离他第一次犯罪,仅过去三年。
 
事实上,他一天牢都没坐过。孙小果的母亲搞了一个假的病历,做了一个保外就医,便让他轻易地逃避了处罚。而第二次犯罪,他的行为更是惨无人道。
“(他)让女孩咬着一个石茶几的面板,咬住,拿嘴咬住,然后他在上面一脚踢上去。小女孩反抗不愿意,他让手下人拖到楼下去打,打到什么样的标准呢?打到他认不出来。”
昆明市公安局刑事犯罪侦查支队一级警长蒋彪,披露出孙小果当时残忍的作案手段。
 
2007年,在没有任何新证据的情况下,案件启动了再审,孙小果的死缓被改判成了有期徒刑20年。
 
而在这期间,孙小果又经历了多次减刑,实际上服刑12年零5个月就被释放出狱。
死刑为何还能“复活”?正义之下,真的能逍遥法外?
这得由他母亲孙鹤予和继父李桥忠的溺爱,骄纵说起。
孙鹤予,原昆明市官渡区公安分局民警,曾因帮助孙小果伪造材料,办理取保候审。
 
而孙小果的继父李桥忠,先后担任过昆明市五华区公安分局副局长和区城管局局长,正是他父亲的运作,让孙小果可以这么快速的出来。
1999年,孙小果二审被改判为死缓。此后的几年间,孙鹤予和李桥忠四处找关系,想把死缓改为有期徒刑。几经运作之后,李桥忠和当时的云南省高院立案庭庭长田波搭上了关系。
同时,他又搭上时任云南省人大常委会委员、内务司法委员会主任冯家聪的关系,向省高院转发了孙小果母亲的申诉材料,自上而下打招呼,让孙小果案启动再审。
李桥忠又通过关系结识了时任云南省省长秦光荣的秘书——袁鹏。借助这层特殊的关系,李桥忠给时任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的赵仕杰打了招呼。
 
而时任审监庭庭长的梁子安在收到孙鹤予、李桥忠价值11万多元的财物后,也顺水推舟,最终促成了再审改判了20年有期徒刑。
那为何改判20年有期徒刑,实际服刑不到13年就能提前出狱?
李桥忠通过不断搭关系,在自己的老乡、老上级,当时时任云南省司法厅副厅长、省监狱管理局政委的罗正云的牵线搭桥下,结识了时任云南省第一监狱政委的刘思源。
在刘思源等人的关照下,孙小果在省一监服刑期间,多次受到记功、表扬。
而为了能让孙小果以最快速度、最大程度减刑,孙鹤予等人费尽心机,请人从外面带进去专利发明,假装是孙小果发明的专利,就连设计材料都是别人代写的。
为了能让专利快速通过审核,李桥忠、孙鹤予又费尽心思,把孙小果从省一监调换到省二监服刑。在云南省第二监狱副监狱长朱旭的帮助下,孙小果被认定为有重大发明专利。法院裁定,减去有期徒刑2年零8个月。
在第二监狱获得两次减刑,就这样,2010年4月,仅服刑12年零5个月的孙小果被放出了监狱。
孩子还小不懂事,长大的未必就不是恶魔
出狱后的孙小果,并没有选择低调。借助孙鹤予这些年经商攒下的家产,孙小果开公司,买豪宅,开豪车,他比大多数人都活得滋润。
 
2018年7月,孙小果带人在酒吧聚众斗殴,下死手踢爆对方膀胱,把对方打成二级重伤。这是一起涉嫌故意伤害的刑事案件,但孙小果却若无其事,扬长而去。一次又一次,脱身法外的他,确信这一次也不会例外。
但是,他没有料到的是,一场席卷全国的扫黑风暴,让他无所遁形。
2019年3月,昆明市盘龙区人民法院,在办理这起KTV故意伤害案时,“孙小果”三个字引起了工作人员的警觉。
 
随着督导组的发力,孙鹤予、李桥忠浮出了水面。
 
尽管两人官职不高,但二人却在20多年来,不断为孙小果逃避处罚或者减轻处罚。长期运作,想尽一切办法来结识人,来构建这个“关系网”。
而随着“关系网”的打破,一大批公职人员被督导组连“网”拔起,孙小果也在劫难逃。
最终,孙小果被判死刑,孙鹤予判处有期徒刑20年,李桥忠判处有期徒刑19年,而梁子安、罗正云、刘思源等17人因犯徇私枉法罪、受贿罪等罪,被判处12年至2年不等有期徒刑。包括两任云南省高院院长在内的6名领导干部也受到了党纪处分。
 
在专题片中,首次曝光了孙小果被执行死刑前的画面。他戴着手铐含泪签字,被押赴刑场。而这次,他再也无法复活。
事实也再次证明正义永远不会缺席,但是,也让我们明白,父母骄纵是孩子变成恶魔的原因之一。


能够收藏一件好的文玩是一种缘分,很多朋友想入手文玩,可是因为了解不是很深,所以担心买到假货,您可以关注【微信号:5735363】,我们为您免费提供更多文玩资讯、鉴定等咨询服务。

评论(0)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