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ps下一页:回忆童年——油灯、老屋和狗

腾赚 2021-04-05 阅读:105
披毛犀角,虬角,独角,抹香微信号:5735363
童年,不论地域,不论贫富,不论过的是否快乐,对大多数人来说,总是难忘的!我出生于豫东平原上的开封农村。30多年前的乡村生活,贫穷,单调。当然,每个孩童,除了五天半要背着书包去上学,其余时间照样过得有滋有味。那时候,村里的学校条件十分简陋。教室里没有标准的课桌椅,有的只是一块块木板,下面用砖头加泥巴砌的几个小墩,这样就成了课桌。坐的就是自己在家带的小板凳。那时候,条件虽然简陋,却还有早晚自习。有电时,教室里亮起两只灯泡,昏黄温暖的光洒满了教室。停电时,每个同学都点上自己的油灯。或者两个同学点一个。
 
油灯怎么做的呢?一般是用一个瓶子,或者墨水瓶,或者是装内服药的玻璃瓶,找一个铁片,用钉子砸出小孔,用一根棉布条塞到小孔里,也可以用架子车轮胎上的气门芯固定在瓶盖上,中间穿上棉线。瓶里装上大半瓶的煤油或者棉油(那个时代的食用油),把带棉条的铁片或者瓶盖放到瓶子上,这样就做成了一个小油灯。记得我家里,还有下图这种带玻璃灯罩的煤油灯,有好几个呢,但现在一个也找不到了。
 
没电的时候,就用火柴点燃。后来,学校又配了气灯,说是气灯,就是一种煤油灯,下面是带加压气筒的储油罐,上面有个喷油嘴,绑上一种特殊纤维做的网状灯头,然后打气加压,雾化的煤油从喷油嘴喷出,就可以点燃那个乒乓球大小的纤维灯头,不一会儿就会发出夺目的白光,这样加一次压,可以用上一个多小时。老师指定一个同学负责停电时点燃,熄灭气灯。这个同学就叫“气灯手”。
 
放了学之后,家长一般不会来接,同学们三三两两,说着,笑着一起回家。绝大多数家庭没有电视机,要么在灯下看一会儿连环画,要么就早早睡去。在我的记忆里,姥姥时常在我家长住上几天,姥姥裹着小脚,走路的时候似乎特别小心。姥姥很讲究,也特别勤快,每次来我家,就会把院子里的角角落落打扫得干干净净。晚上,她也不会太早就休息,常会坐在纺车前纺棉花。一条条白色蓬松均匀的棉条,在她的手里,在纺车发出的嗡嗡声中,就会变成一根根细细的棉线。有时候,夜里睡醒了,还能听见那熟悉的嗡嗡声。
 
当时的村里,房屋都很简陋,有土坯房,有蓝砖加土坯的房子。我家的房子,就是土坯房子,墙上有些关键部位,有砖块。
 
不过因为有了些年头,房子的墙体有多处开裂。老鼠和人都生活在一所房子里,白天晚上都能见到鼠影出没。有时候,老鼠多了,它们也会打斗,撕咬。并发出骇人的尖叫。
 
曾见过两只老鼠在屋内墙头追逐打斗太过激烈,失足从上面掉下的情形。
村里和村外通向集镇的道路,那时候都是自然的土路。不下雨时,还可以行走,下过雨后,泥泞难行。鞋子上会沾满粘稠的泥巴,那种感觉苦不堪言。村里很多人家,都会散养几只羊啊,或者一两头猪,也有家禽。因为是散养,那时候,经常见到谁家的羊啊,猪啊,甚至是带崽的母猪,悠闲的在路上散步,并肆无忌惮的随地拉撒。
 
猪粪,羊屎蛋,还有大型牲畜的便便,如马、驴的粪球,在路上能经常见到。因为田里庄稼生长的需要,就有人专门扛着铁锨,挽着荆条编的篮子去捡拾动物粪便用来当肥料。一般都是一些上了年纪的老爷爷去干这个,其实他们为村里环境卫生做了一定的贡献。也曾因为家畜,发生过一些大事儿,比如有谁家的猪跑到一户村民的麦田里啃食麦苗,被田主人用铁锹驱赶,锋利的铁锹落在猪身上,差点砍掉猪的一侧的屁股,伤口大张着,那情景真是触目惊心!
有时候放学回家肚子饿了,刚好爸妈去田里干活还没回来,我们就会走进厨房,自己找一个馒头,在平的那面正中间挖个小坑,坑里浇入一些棉油。(棉籽油),再捏一点盐放小坑里。这样就可以享用这个馒头了。很香的!
80年代末,90年代初,村里电视机很是稀少。只有少数人家里有一台12或者14英寸的黑白电视机。
 
当年有几部电视剧热播时,有电视机的人家屋里,挤满了人。记得在三爷家里,我曾去看过,电视屏幕上好像是《水浒传》,李逵被按到水里的那一段,很精彩。当时也很担心李逵会被淹死。电视剧西游记热播时,村里经常停电,只有一户人家里可以看电视。那是村南头的一位能人家里。主人绝对是民间高手,会修理电机,精通无线电。他不知在哪儿买了(也可能是自制)一套风力发电设备,把他家院里那棵泡桐树锯掉了树头,把发电机装在高高的树干上,微风轻轻吹时,风叶转动,屋里一群孩子就可以兴奋的欣赏孙悟空和妖怪斗智斗勇的传奇故事了。当时感觉,那设备太神奇了!
当时的交通工具,主要是架子车,少数家庭有辆自行车。我家就有一辆,好像是我父亲找关系买的一辆“飞鸽”自行车。
 
记得有位叔叔去我家借自行车,那叔叔一碰自行车,我们家养的那条爱犬黑子,就冷不丁的冲到他身后给了他一下,当然,仁义的黑子并没有咬他的皮肉,只是点到为止,一下子扯破了他的裤腿。说来也怪,黑子似乎就是看不惯那位叔叔。有一次,在院门口的街上玩耍,那叔叔从那经过,叫了一声我的名字,并伸手摸摸我的头。黑子就像一道黑色闪电一样冲上去,也是扯破了他的裤腿!两次裤腿撕破的长度大约都是半尺多长。黑子那样做是为了保护我和我家的财产,但却只是警告了他,并不曾咬伤那叔叔。黑子是我记忆中我家养的第一条狗。也是一条传奇的狗!最初,它是半路上跟过来的,连捡的都不能算。有一次,我生病了,母亲拉着我去乡里卫生院给我看病,医生还给我打了一针,后来,母亲给我买了一个烧饼,好像还加了一点牛肉,(当时牛肉几元一斤,烧饼一毛),我坐在架子车上享用着烧饼,我们路过一个村子时,有一条高大,毛色光亮的黑狗开始悄悄尾随在架子车后面几米远处,我害怕了,就告诉了母亲,母亲停下脚步,大声呵斥那条狗,它并不远离,只是停下来静静的看着我们。母亲继续拉车前行,那条狗就在后面跟着。母亲又撵了它几回,它最多就是多停一会儿,拉开一点距离之后继续跟着我们。就这样,它跟了我们一路,之后卧在我家院门前不走了。
 
母亲也很惊讶,但感觉这条狗似乎并没有危险,就喂了一点馍给它,就这样,黑子就成了我童年里的一个特殊的小伙伴,也是我的忠诚卫士。记忆中,黑子非常彪悍,身手不凡!曾经亲眼看见,黑子在我家田里,将一只围着它在低空盘旋的老鹰给逮住了,老鹰只是受了一点伤。
 
还有好几次,黑子追赶野兔,都是成功将野兔抓获。我家东侧的院墙当时大概有一米多高,经常见到黑子轻而易举就跳到墙头上了。最经典的是父亲告诉我的关于黑子和一个村子里七八条狗打斗的传奇故事。
 
那是一天的早饭时候,父亲拉着架子车,到四公里外的另一镇上拉煤,黑子跟着他去了。经过一个回族聚居的村子时,街上突然出现七八条狗要围殴黑子,黑子跑是跑不掉了,就陷入了和那几条狗的缠斗当中,经过一番鏖战,把那几条狗咬得屁滚尿流,成功突破重围,当时一位回族老人在家门口的街上蹲着吃早饭,他跟前地上的一碗面汤被黑子踢倒了洒了一地,可见当时打斗的激烈程度。黑子是一条难得的好狗!是我们的爱犬。不幸的是,后来有一天。黑子误食邻村麦田里专门对付啃麦苗的牲畜的毒饵,中毒死了。当时我伤心极了!爷爷把黑子背到田里,埋了。那时候,我还不到8岁,30多年过去了,我常常想起黑子。(完,配图多半来自网络)


能够收藏一件好的文玩是一种缘分,很多朋友想入手文玩,可是因为了解不是很深,所以担心买到假货,您可以关注【微信号:5735363】,我们为您免费提供更多文玩资讯、鉴定等咨询服务。

评论(0)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