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性是什么意思(理性和性感有什么区别)

腾赚 2020-10-20 阅读:163

 世界上除了实体的宇宙外,就是感觉、思维等属于人的精神、观念性的东西了。原子和虚空既然是世界的本原,是可以产生一切的,那么怎么能在虚空中或者从原子中产生出这些东西呢?

精神、观念的世界

世界上除了实体的宇宙外,就是感觉、思维等属于人的精神、观念性的东西了。原子和虚空既然是世界的本原,是可以产生一切的,那么怎么能在虚空中或者从原子中产生出这些东西呢?按照德谟克利特“原子论”观点,在这一点不管人有多大的愿望都是不可想象的,因为不同的原子聚到一块时,彼此既不受影响,也不起变化,聚集本身所造成的不是混合、组合或接合,而是冲撞和互相排斥,而感觉、灵魂、智慧和理性等本身并不是实体,也不具有任何固定的质。

在公元前3世纪左右,古希腊唯物主义者和无神论哲学家伊壁鸠鲁也意识到了“原子论”的这一缺陷,但他的努力究竟在多大程度上能让自然、灵魂和生物都统统保留下来是值得存疑的。普卢塔克指出,这就像如同要伊壁鸠鲁保留宣誓、祈祷、祭祀和崇拜等礼仪一样,最多只能是停留在字面上、口头上、名称上,实际上“原子论”的原则和学说是否定这一切的。他们把自然生长的东西叫做“自然”、把生出来的东西叫做“生”,就象人们把木头做的东西称为“木”、把声音和谐的东西叫做“和谐”一样,没有实际意义。

人是否在意义上是“存在”的

柏拉图(Plato,Πλάτeων, 公元前427年—公元前347年,古希腊伟大的哲学家)曾严格地把“不存在”和“是不存在的”这两个说法区别开来,认为前者是对任何存在的否定,后者则是规定“真正存在着的”和“与存在有关系的”之间的差别。柏拉图还把世界上的东西分为两种,“把一个叫做存在的东西,另外一个叫做生成的东西”,并且“教导他的追随者更确切地”用文字“将这种差别表述出来”。

近代哲学家中也有人继承了柏拉图的看法,他们拒绝把存在这个名称给予诸如像虚空、时间、空间等只闻其名而不知其物的东西,断言这一切都不是存在,但它们是某种东西,但人们在生活和哲学中经常把它们当作存在着的和现成的量来使用了。后来的哲学家看到的只是这两句话形式上的差别,也没有超出柏拉图分析的见地。有人进一步举例说:“参加的事和参加者之间的关系犹如原因和物质、原作和副本、力和作用间的关系。” 有人还为柏拉图辩护说,他并不轻视也没有取消感性的东西,但是认为存在的只能是被思考的东西。

马克思觉得正是在这一点上柏拉图应当受到责备。因为这样一来,感性存在不能表现在思维中,而智慧能理解的东西却归于存在的范畴了,因此就有了两个世界的存在。柏拉图虽然“没有否定被我们的感觉感觉到的正在发生和正在出现的东西,但是他断言有另一种更坚固和更稳定的东西”。马克思认为,这与其说是对柏拉图的赞扬,还不如说对其“更好的”批评,因为普卢塔克所谓“另一种更坚固和更稳定的东西”全都是从感性的东西里面抽象出来的、“一种不生、不灭也不受作用的东西” 。

马克思也承认,无论从哪个角度看柏拉图的理论在哲学发展史上“是新颖的、必要的、灿烂辉煌的”,他“站在古代世界的交界处”,是对先逝的哲人形象和思想的回忆和总结,也成为通往未来的“一盏照明灯”。他的思想偶尔也会使人产生厌倦的印象,就象一个老人有时表现出一种“天真”的孩子气一样,在思想史上这是不足为奇的。

最后,感性知觉是否可靠

提出“认识你自己”的苏格拉底(Sokrates)是古希腊哲学史上另一个不可小觑的哲人,他“专门在琐碎的事情上下功夫” ,但却成就了其重要的历史地位。

由于普通人是以感性知觉为依据来看待世界的,所以不可能像哲人那样对某一事物始终深信不疑,以致无法使其改变信念。马克思认为,这是了解古希腊哲学家伊壁鸠鲁对怀疑论态度的很重要的一点。

但是,那种认为感性知觉不准确和不足信的论断没有排除这样一个事实,即每一个事物对我们来说都是摆在面前的。当我们在自己的行为中运用感性知觉面对这些事物时,哲学家们却不允许我们把它们当作完全正确的和无误的;但由于没有别的更好的东西作为依据,这又足以说明感性知觉是必要的和有用的。

另一个重要哲学流派昔勒尼派(die Cyrenaiker)是从话语上来分析这一问题的。比如:“我们感觉到甜”、“我们感觉到暗”这类说法,表明其中的每一个印象都给我们以它所固有的特殊的感受和作用。但是,针对“蜜是否真是甜的?”“夜间的天空是否真是暗的?”这类表述,尽管有很多证据提供答案,但还会受到不同的动物、物体和人的怀疑,有的否定,有的接受,还有的认为无所谓。由此,昔勒尼派认为,意见只有以感觉为基础,这样才能避免错误;当它离开感觉的土壤,去关注外部事物并且对它们作出判断时,常常会陷于混乱并与其他从同一些事物得到相反的印象和获得完全不同的表象的人发生矛盾。

但昔勒尼派也不是坚定的“感觉派”,比如,如果说一个东西我们觉得它是“圆的”,另一个东西是“折断了”的,那么他们尽管也主张感性知觉能再现真实,却不许承认“塔是圆的”或“桨折断了”,因为他们一方面确认自己的感觉是真实的,但另一方面又不愿承认我们以外的事物实际上就是它们向我们显示的那个样子,尽管视觉得到的表象就是向我们显示出“塔是圆的”或“桨折断了”的样子。

这样,由于在感觉提供给人的表象和存在于人之外的东西之间有着差别,人们就只好要么承认感觉表象的真实性,要么还得再进一步寻找可以把显现出来的东西当成真实的存在物的证据,因为他始终处于怀疑之中。

评论(0)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