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的一家小说无删减阅读 幸福的一家1—6小说在线阅读

2021-08-30 19:04 快讯 腾赚
幸福的一家小说无删减书旗小说、 幸福的一家小说无删减在线听、 幸福的一家小说无删减结局、 幸福的一家小说无删减主人公、 幸福的一家小说无删减免费阅读、 幸福的一家小说无删减全网下载、 幸福的一家小说无删减无弹窗、 幸福的一家小说无删减男主角、 幸福的一家小说无删减推荐
 
十八岁的学霸莫染一夕之间,成了实质上的孤儿,孤立无援。五年后,重新出现的莫染带着一个五岁的小正太幸福的生活着。本以为这就是老天对他最大的恩赐。却没想到,更大的惊喜还在后面.....先是腹黑却体贴的大集团老公,软萌俏皮的儿砸们,再到学识渊博的古典妈妈,儒雅贵气的美人爸爸,就是一直抚养他成人的奶奶原来竟也是自己的亲人,至此莫染的人生简直不能更美了。当然,在通往幸福的路上总免不了一些磕绊,但那又如何,岁月会对好人温柔以待。
莫林听到这个心底的答案,反而平静下来。是的,以小染的性格,既然当年挡住全村的压力也要抚养这个婴儿,又怎么会半路丢弃他呢?小染和他奶奶一样善良、坚韧,宁愿自己吃苦受罪,也决不会放弃视如己出的孩子。
莫林想起已逝的莫奶奶,心底一片伤感。莫奶奶走的时候年龄不大,要是多等几年现在肯定享孙子的福呢?
收敛了自己的情绪,莫林笑着从台后走出来,蹲在白白面前:“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
白白能感觉到面前伯伯眼里的善意,并不胆怯:“伯伯,我叫莫微知,你可以叫我白白。”他喜欢这个伯伯,所以愿意让伯伯叫他的小名。
莫林脸上笑意更浓,小染养的孩子和他小时候一样的乖巧可爱。不仅是出于爱屋及乌,莫林有些情不自禁的张开双手,想要抱抱白白。
他没有强制性的将白白揽在怀里,小孩虽说不害怕自己。但这样突兀的行为可能会吓到白白,莫林一直是个温柔的男人,做事情总是很体贴周到。白白也很给面子,轻轻的趴在伯伯身上。
小孩子的身子柔软小巧,带着淡淡的奶香。莫林其实很少抱小孩子,就是自家皮小子他也没抱过几次,不是当爸的不想抱。而是那小子在怀里呆不住,扭过来扭过去,没一点消停的时候。如今,怀里小孩乖巧的趴在自己的肩膀上,可算是满足了莫林一颗中年老大叔的慈爱之心。
莫林的动作虽说不娴熟,但他尽可能放松身体,调整好姿势。所以,白白并不觉得难受。
莫染也是知道莫林叔喜欢孩子,小时候莫聪调皮捣蛋,经常气的莫婶拿着扫帚满村子的追,唯有莫林叔乐呵呵的,说孩子小都闹腾,等大了,就会懂事。所以,后来莫聪每次范了错,先找老爸让老爸给自己担着,这样妈妈会看在老爸的面子上手下留情。不得不说,这方法确实奏效,因为全村的人都知道莫婶对莫林叔有多好,根本舍不得说重话。
说起莫聪,不知道儿时的小伙伴现在做什么呢?莫染心里算了算,莫聪比他大一岁,按照大学四年来说,应该毕业两年了。
莫林抱着白白颠了一小会儿,就放下小孩了。白白这个年龄正是喜欢玩的时候,抱的时间太长,小孩子会不自在。
放下白白后,莫林余光瞥到站在门口的男孩,终于记起房间里还有另外一个人。无语的拍拍额头问:“小染,这是你朋友?”激动的莫林选择性的忽视了父子两之外的人。
唐宋进门也小几分钟了,一直充当人墙背景。突然被点名,反应也是很迅速:“莫叔,您叫我唐宋就行,我和莫莫是死党,您把我当莫莫看待就行,不用跟我客气。”别看平常阳光活力的唐宋实则内心住着一个小公举,傲娇的不行,多数人在他眼里都是懒的搭理,看上眼的没几个。
不过,人家是天才,天才嘛,总是有众多怪癖,只要你有真才实学,大家对天才总是给予一颗大海般的包容心。
唐宋认识的长辈不多,或者说认识的人不多,毕竟指望一个游戏宅认识多少人,这根本不用去猜,也知道没几个。在唐宋的心里,莫莫是他兄弟,那莫莫的长辈、朋友就是他的长辈、朋友。
莫林自觉看人的眼光不错,小染这孩子很好,交的朋友也是那种乖巧的孩子。莫林越看唐宋越满意,那眼神像是给自家儿子看儿媳妇似的,渗人的很。可怜的唐宋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惹的这位看似很好说话的叔叔用这样的眼光打量自己。只能态度越发恭敬,恨不得变成一头纯洁无辜的小绵羊。
这样的唐宋看的莫林更是满意不已,不住的点头:“唐宋是吧?不错,不错,是一个好孩子。”
这满意的口吻,配着先前审视的眼神,还真有点让唐宋摸不着头脑。
不过,莫林心里想的得亏唐宋不知道,要知道在莫林的认知里,小染可是单纯善良的孩子,如果周围亲密的朋友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那小染不得伤心难过死了。
这真的只能怪唐宋太倒霉了,正赶上莫林叔最近看的一部电视剧。里面的男主被好兄弟背叛,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虽然最后那个叛徒下场惨烈,男主也遇到另一位佳人,成婚生子,日子美满幸福。但莫林叔还是觉得如果当初早点认清楚好兄弟的嘴脸,后来男主就不会那么艰难。
被电视剧洗脑的莫林叔也是萌萌哒。角落里的电视剧咬着小手帕,哼唧,怪我咯。
不过,唐宋乖巧?就是作为好兄弟的莫染也说不出这话,如果唐宋乖巧,那看来字典得对这两个字从新下定义了。
五年的陌生与隔阂,在这短短的十分钟之内,消失殆尽。
莫林之前光顾着激动、问候。小染来了这么久,也没给到个茶什么的,现在想起来急忙去桌台前泡茶。
莫染他们本身就来的早,和莫林叔唠嗑半小时也没关系。就没有提出先走的意思,莫林未必不知道小染回村子的意图,不过他心里有自己的成算。
小染离家这么多年,现在回来肯定是来祭拜莫奶奶。这事说实在的不在乎早晚,但他知道小染心里肯定很难过,所以多留一会,让小染平复下心情。莫家村始终是他的家,自家包括老村长他们都欢迎小染随时回家。
孩子大老远的回家,不能让他就这样没人问候、没人关心的孤身看望奶奶。像是一个过客似的,也没个落脚的地方。
作为长辈,莫林于心不忍,所以怎么着,都得让小染喝杯茶在去祭拜,这样也是让小染内心不至于太萧凉,让他能感受到村里人也是有关心他的人。
莫林让小染他们坐沙发上,别都站着。自己先是跑到门口挂上休息的牌子,将店铺门关上。不然大家都在说着话呢,来些不长眼的人就糟心了。
忙碌的莫林又给白白从冰箱里取瓶酸奶让小孩喝,这么长时间白白都没有哭闹,乖乖偎着小染的腿看的莫林心都要萌化了。
随后,莫林手脚麻利的将泡好的茶端到两人面前:“尝尝,看看你莫叔泡的茶怎么样?”
唐宋不怎么喝茶,对他来说感觉很不答,属于牛嚼牡丹类型的水准。不过,唐宋要想讨一个人的欢心,那再容易不过了。让他说就没有他搞不定的人,只看他愿不愿意。
这话莫染信,这不唐宋三言两语就把莫林叔说的眉开眼笑,看唐宋的眼神就像看自家侄子似的特别亲切。就这花言巧语、玲珑剔透的本身,莫染是拍马都追不上。
但莫染却是个懂茶的,只见他笑着说:“莫叔,您这茶口感青涩味新,应该是才刚出的大红袍,今年雨水不是很充足,想必您这茶是花了大价钱的。”
此话一出,莫林更是喜上颜开,翘起大拇指称赞:“你说的可真准,没想到你这品茶的手艺和你爷爷一样精准。”莫爷爷作为地主家的儿子,对吃喝玩乐很是有一套,纵使家道败落,比起普通农家子那也是遥遥不可及。
莫染听起莫叔说爷爷,脸上浮现出暖暖的笑容。这个只在他生命中存在短短几年的男人是真的有一颗宽和的心,他对自己和亲生的孩子没什么区别。如果真要分的那么清,反而更加疼自己。那时爷爷每次给奶奶带点好东西,总是不忘捎带自己。
东西不多,所以其他孩子是没有份的,就只有奶奶和自己有。那段时光也是他童年最难忘的时候,他内心也是特别感激这个男人。说起来,莫染的奶奶和爷爷并不比莫染大多少,他们那个年代结婚早,奶奶又是童养媳,所以生孩子也早。这就造成辈分很高。
按照辈分,莫染叫奶奶、爷爷,但如果按照年龄来算,莫染应该管他奶奶莫柔清叫妈妈、爷爷莫怀瑾叫爸爸。当然,在莫染的心里一直将奶奶看做是妈妈,莫奶奶心里其实又何尝不是呢?
但是,不管叫什么,莫染与奶奶之间的感情不会变。称呼在真情面前其实不是那么重要,只要有一颗向往的心,叫什么都无关紧要。
温情的回忆让莫染整个人都散发出阳光的味道,他无比缅怀的说:“我爷爷虽说是地主家的孩子,但学识见识就是大家子也不足为过。如果他能活到现在一定是个大艺术家。”男孩子小时候都是有英雄情结的,莫染也不例外,他不崇拜武侠小说里的大侠们,他就崇拜自己的爷爷。在他看来,儒雅风度的爷爷才是大英雄,他不仅什么都懂,对家人又好,比起每天打打杀杀的武林高手不知道帅多少。
这点莫林绝对赞同,莫爷爷年轻的时候也是方圆各个村子里的一枝花,不说风华绝代,但绝对是青年才俊。只是正好闪到那阴阳错乱的时代,家庭成分不好,要不然,莫奶奶就是作为童养媳可能都得被挤到边上去。
当然,也就是说说而已,莫奶奶和莫爷爷的感情如胶似膝,形同蜜饯,哪是那些个小妖精分的开的。
莫染来了也有一会儿,却没见莫婶出来,要知道莫婶和莫林叔那才真是如胶似膝,夫妻两基本上都是成对出现的。
莫染就问:“莫叔,怎么没见莫婶?”
莫林听起小染问,笑了:“你莫婶娘家侄媳刚完生孩子,家里没个长辈,她就过去帮忙照看一段时间,隔壁村子,晚上还要回来的。”
莫染恍然,原来是这样,他就说嘛,婶婶怎么可能留下莫叔一个人在家。当年婶婶可是舍不得莫叔吃一点苦,酿酒的苦活都是自己干。莫叔实在不忍心媳妇这么辛苦,硬是想各种方法强身健体,改善体质。
莫染问过了婶婶,肯定是不会忘记儿时小伙伴的:“莫聪现在应该毕业工作了吧?这些年可还好? ”
莫林只有莫聪这一个孩子,自然很是上心:“那小子毕业两年,一直在外地工作,都挺好的,就是这么长时间也没见领个儿媳妇回家。”看到可爱软萌的白白,莫林心里惆怅不知道自己啥时候才能抱上孙子。
莫林的话虽说是在埋怨儿子,但看的出对儿子还是很满意,莫染就跟着说:“莫聪现在也不大,刚毕业两年,等过几年结婚给你们多生几个。你和莫婶就有的忙,现在趁空享几年清净日子,以后孩子多了围在你们身边,你就该心烦了。”
莫林也知道现在的孩子结婚都晚,等结婚后生孩子可不都是留给父母带。到时候他们老两口哪能像现在这样过二人世界。这样一想,莫林觉得儿子结婚还是在放放,自己应该多分点时间给老伴,等忙完这阵子,带老伴出去玩玩。
差点被惦记的莫聪还不知道五年不见的小伙伴一回来就帮自己解决了一个大难题,以后在也不用每次回家面对父母轰炸似的催婚了。当然,小时候的调皮小子莫聪也无法预料当年那个和自己一起愉快玩耍的小伙伴有一天会变成自家老板娘?就是不知道这是个惊喜还是个惊吓了!
提起儿子,不免想起以前,莫林眼带感激的对莫染说:“小染,当年真要谢谢你,不然聪聪现在肯定不能这么好。”莫林没说什么事情,但莫染也知道,当年他就说过,莫聪能考上名牌大学不是因为自己,而是莫聪自己努力的结果。
现在依然一样的话:“莫叔,当年您已经感谢过我了,而且如果不是小葱自己争气,我就是有孙猴子的十八般武艺也是束手无策。”莫染适时地开了个小玩笑。
莫林没在说什么,只是握紧小染的手。小染帮了自家忙,当年自己却没能帮上他的忙,让孩子刚成年就带着个小婴儿出去闯荡,这些年他一直对此事感到愧疚。后来只要有外地的人来买酒,他就拿小染的照片给他们看,希望能有小染的消息。如今,小染终于完好无损的站在他面前,他心里的愧疚才不至于那么沉重。
莫林没提过去那些不开心的事情,小染刚回来,不应该给孩子太多的负面情绪。
说起来,小染来他这里肯定不是单单看自己。毕竟就是要看望也得从村长家开始,这是村子的礼数。先来他这里,肯定是小染这孩子还记得莫爷爷喜欢的清酒。
看时间差不多,在晚点村子里的人就多了起来。莫林不再啰嗦,等小染祭拜完奶奶他们两口,有的是时间唠嗑。让小染他们先坐会,自己跑到后面打壶上好的清酒。
莫林一走,憋了一早上的唐宋终于能开口了:“这卖酒的莫叔看来对你还真不错。”旁听半小时的唐宋做出最后的总结。
莫染笑了:“不仅仅莫林叔对我不错,村长家、黄大娘家等好几家对我都挺好。”如果不是村里这几家的照看,自己和奶奶过的会更辛苦。莫染懂得感恩,一直都将他们的好记在心底,只要能帮上的忙,义不容辞。
白白在大人说话的时候,也不哭闹插话。就静静的吃自己的酸奶,抬头跟爸爸说话的时候,嘴巴上有一圈的白色印记。小花猫的形象让莫染忍俊不禁,笑着将吃空的盒子拿过来放在桌子上,顺手抽了一张纸给儿子擦干净。
从后面打完酒的莫林回来,就看到这温馨的一幕。心底感慨:小染对这孩子真是没话说,不过看样子这几年也正是因为孩子的陪伴,小染才不至于太孤独。
莫林调整好表情,笑呵呵的走过去:“这是我珍藏的上好清酒,平常留着自己喝点,味道保管爽口。”
莫染接过酒来,也笑了:“莫叔你家酿的酒十里八村都闻名,我家老爷子再世的时候就经常喝,更别说这珍藏品,那肯定是霸王级别的。”莫染这话不是恭维,事实确实如此,就是他自己也尝过其他地方卖的清酒,可要说的上最醇正清香的非莫林叔家不可。
莫染的话让本就笑意满满的莫林更加乐开了怀,做生意的可不就喜欢别人夸他家的产品好。别管主家自己有多欣赏,买的人赞不绝口才是真功夫,莫林家可不兴孤芳自赏,好东西大家说好那才真的好。
莫染正要掏钱包,莫林眼疾手快赶忙制止,故作生气道:“你这是干什么,瞧不起你莫叔?给自家侄子这点东西还要掏钱,你让你莫叔脸往哪放?”
莫染也意识到自己做的不太妥当,莫叔久不见自己,给自己打壶酒,自己却要掏钱,显得太生分了。就连忙解释:“莫叔,是这样的,我想着以后还得在您这买酒,这总不能回回不给钱是吧?说出去您侄子脸上也没光,这在外面赚钱了,却吝啬的跑叔叔这来喝霸王酒?您说这传出去也不好听是吧?”
莫林听这话,知道小染不是和自己生分,放下心来。不过有点愤愤,义正言辞道:“你就是天天来这喝怎么了?我乐意,谁也管不着?还有在外面赚钱要赞起来,以后用钱的日子多了,有什么困难就跟你莫叔说,莫叔本事不大,但手头还是有点余钱。”
莫染听了,虽说不会真的惦念莫叔那两钱,但心底还是很感动的,有长辈罩着的感觉就是好。遂顺着莫叔的话:“您放心,哪天我和白白没饭吃了,包袱款款的就来投奔叔叔你了。”
这句明显逗乐的话,莫林也没忍住笑了出来。小染这孩子打小就知道怎么逗大家开心,莫林也起了玩笑之心:“你就算了,把可爱的白白留给我就行。”
听得小家伙白白一头雾水,家里没钱了吗?怎么会没饭吃?可是不应该啊,爸爸刚说的他这次小赚了不少,难道是爸爸骗自己?听话听半截的白白伤心了,爸爸竟然说要把可爱的白白送人?
白白顶着两泡眼泪,水汪汪的控诉爸爸:“爸爸,白白少吃点饭,不要把白白送人?”
莫染正和莫叔说的开心,宝贝儿子这莫名其妙的话问的他一脑门问号?儿子这话从何说起,他啥时候要把他送人了?谁要跟自己抢儿子?看他不锤死他?敢抢他的宝贝蛋?不想看见明天的太阳了?!
还是唐宋智商在线,赶紧安慰白白:“白白,是你听错了,你爸爸那么爱你,怎么舍得把你给别人?”唐宋没跟白白讲这是大人开的玩笑,小孩子单纯,不会想这是玩笑,就只会认准反正你说了这句话。
白白其实也不相信爸爸会把这么可爱的自己送人,要知道爸爸可是最爱自己了,才舍不得送人。只是他也不知道今天是怎么回事,听到个词就眼泪汪汪的,不自觉的问出来。
小哭包白白不好意思的瞅瞅爸爸:“爸爸,白白错了,不应该这么说。”
刚才唐宋一解释,莫染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将儿子抱过来,用手抹去眼泪,莫染看着白白的眼睛说:“你是爸爸的宝贝,爸爸才舍不得把你给别人了。”
莫林这会看见一直乖乖懂事的白白噙着两包眼泪,好不心疼。也赶紧安慰:“咱白白这么可爱,小染爸爸恨不得把你藏起来,就是没饭吃也要和咱白白一起。”
白白这才破涕而笑,对的,就是没饭吃爸爸也不会不要白白的,白白也愿意和爸爸一起挨饿。悲催的莫染不知不觉中被自家宝贝冠上没饭吃的人设。
安抚好了白白,莫染他们提着酒准备去奶奶墓地。莫林这次没在留,时间差不多了,希望小染顺顺利利的可千万别被那两家碰上了。
将门房打开,莫林把他们送到门口,就没再送,万一被人看到,肯定会问,还不如让他们自己走着去。
抱着儿子的莫染并没有忘记白白刚才的反应,自己的儿子自己清楚。白白不是听不懂玩笑的孩子,就是平时自己开玩笑,也没见白白上心。刚才怎么就哭了?莫染看了下唐宋,发现唐宋正好看过来。两人心照不宣的同时瞅了瞅怀里的白白,彼此心底有了猜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