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托海的牧羊人原唱(知道可可托海牧羊人)

腾赚 2021-08-06 阅读:68
披毛犀角,虬角,独角,抹香微信号:5735363

可可托海的牧羊人原唱(知道可可托海牧羊人) 詹玉堂,陕西户县人。1949年他考入了西北工学院工业管理专业。1952年,因为新成立不久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急需各类建设人才,中共中央西北局决定他们这一届学生提前毕业。杨俊棠被分配到了中苏新疆有色及稀有金属公司可可托海矿务局,从此他开启了自己绚烂的多彩人生。 b7J教师资格证官网_普通话成绩查询_星座智慧官网_中国人事考试网_学信网登录入口官网-淮考网

白 中苏合营对于中国来说,利益并不是最主要的。中国从清朝以来就几乎没有间断过的战争让国家百孔千疮,更让国家的经济落后世界主要国家好几十年。世界已经进入工业化社会,国民党政府把资源用于各种战争,工业很脆弱,建国时的工业可以说是一穷二白。建国伊始,百废待兴。工业需要人才,人才是第一生产力,所以我们的目的之一,就是跟着苏联老大哥学习,培养我们自己的工业人才。像詹玉堂这样的大学生提前毕业,有关方面肯定有其中的考虑,那就是让他们跟可可托海的苏联专家学习,成长为新中国第一批有色、稀有金属技术人才。 于是詹玉堂就为自己的人生涂抹了第一笔颜色:白。国家工业一片空白,他的眼前也是一片空白。在大学的时候从来没有接触过俄语,要在可可多海拜苏联人为师,必须能听得懂他们的语言。詹玉堂来到可可托海,被安排在矿务局下属的可可托海矿场人事科,科长是苏联人。科长布置任务的时候有专门的翻译,那倒没什么。但是既然是一起共事,尤其是要向人家学习,必须得主动跟苏联人交流。詹玉堂面临的首要任务,便是学俄语。矿务局办了俄语培训班,可可托海的书店也有学习俄语的字典卖。詹玉堂用参加培训班和看书学习这两种方式,就像牛吃草一样,大把大把地塞进脑子,然后在业余时间,来到额尔齐斯河边,来到白桦林里,拼命地反刍所学的东西。于是一个月下来,能够间或听懂苏联人的只言片语,两个月下来,他能和苏联人进行简单的交流,半年下来,基本上不需要翻译,就能够听懂苏联科长布置的内容,进行一些业务上的讨论,生活中的闲聊。 但是这一层白并不是就涂抹掉了。詹玉堂还面临着另外的空白,那就是他在学校里的时候,沿用的是解放前的教材,学的是资本主义企业的管理方式,而在可可托海是社会主义的管理方式。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的差别,就是有阶级和没阶级,这在企业当中体现得尤其突出。资本主义企业阶层等级森严,社会主义企业各阶层只是分工的不同。苏联作为老牌的社会主义国家,虽然在发展道路上走过很多弯路,但毕竟几十年下来,企业管理的一套已经非常成熟了。他们把苏联国内的管理模式运用到可可托海,而詹玉堂面对苏联模式是一片空白。劳资关系,市场原理,这些在这里根本不适用,詹玉堂这个工业管理专业毕业的学生,现在要从头学习苏联人的管理模式。至少他刚接触工作的时候是这么想的。到后来才知道,比如统计学、会计学,还是有一定相通之处。但能够通用的很少。在人事科工作涉及到填写大量的表格,比如计件工资结算,比如劳务统计等等,这些表格完全由苏联人提供,是苏联制式的。詹玉堂从被人指导着填写到可以自主的填写,再到领会这些表格能够反映的问题、趋势,到后来他能根据这些表格提出自己的看法,让大家一起讨论。这才算上路了。不过有一样东西是苏联人觉得神秘莫测因而羡慕不已的,那边是我们传统的计算器——算盘,“啪啪啪”的算盘声回响着詹玉堂国际交往中的唯一自豪。 那么,到这里,詹玉堂人生的白色抹去了吗?没有。在可可托海,白色是永远抹不掉的。在山上,比如三矿、四矿这些地方,每年从八、九月份开始;在可可托海镇,从10月、11月开始;凛冽寒风总会如约而来,在浩荡的高天奏响冗长的冬日交响曲。寒风嘶叫,群山颤抖,牛羊归圈,虎狼遁形。大地的生机在寒风中迅速消散,紧接着,第一场雪就下来了。 可可托海的雪天毫无诗意,只是雪一层一层地叠起来,温度一度一度地冷下去。雪叠到后来,超过人的膝盖是很平常的事。气温冷到后来,用滴水成冰来形容一点不为过。可可托海在冬天,群山、原野、树木与河面到处是白茫茫的一片。积雪成灾,冰冻成害,这样的事情在每年都会发生。在可可托海镇,一年里有半年是白地,积雪要到第2年的3月才开始融化,到4月或者5月才能化完。更别说山上有些矿点,每年只有两三个月没有积雪。作为可可托海人,无论是谁的记忆里都有两三场印象深刻的大雪。白茫茫的积雪是詹玉堂的人生色彩,也是所有可可托海人的人生色彩。 b7J教师资格证官网_普通话成绩查询_星座智慧官网_中国人事考试网_学信网登录入口官网-淮考网

红 詹玉堂从上学到工作的这一段时间,正逢上中国发生着有史以来最为轰轰烈烈的、最为彻底的剧变,那就是结束了四五千年来的阶级社会,结束了2000多年来的封建社会,建立了伟大的社会主义新中国。詹玉堂出生小地主家庭,但是这一点也没有妨碍他成长为一个无产阶级的产业工人,一个优秀的共产党员,成为红色中国成千上万满腔热情参与社会主义建设的人中的一员。 可可托海,从建国不久中苏公司成立的那一天起,就已经注入了深厚的红色基因。它是中苏两大社会主义国家合作的项目,它的成立是中苏两大红色政权的最高领袖毛泽东和斯大林直接沟通的结果,它的管理者无一例外都是中国共产党员或者苏联共产党员。在中国的管理者当中,很多是军队的优秀干部,他们扛着红旗打败了日本帝国主义,打败了国民党反动派,把红旗扛进新疆,抗进可可多海,插到可可托海的山头上,映到各族人民的心坎上。安桂槐、王从义、祝天学,就是这些人当中的代表。他们在可可托海继续高举红旗,带领成千上万的职工进行着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 詹玉堂刚到中苏新疆有色公司的时候,见到了中方副经理白成铭。白成铭就是一个久经考验的共产党员,经历过艰苦卓绝的敌后抗日,参加过波澜壮阔的解放战争。在中苏有色公司,詹玉堂了解了可可托海矿管处的性质和任务,来到可口托海,他充分融入到了斗志昂扬的建设群体之中,他从此成为了轰轰烈烈的社会主义建设者中的一员。红色的可可托海给詹玉堂镀上了生命的颜色。 红色是火的颜色,热烈而奔放,红色是血液的颜色,永不停息地奔流,维持着生命。红色是詹玉堂的颜色,从年轻时候的激情满怀,到中年时候的老持稳重,到老年时候的点点滴滴,他初心未改,他红色未褪。 苏联是成长了30多年的老大哥,中国是刚成立几年的小弟弟,党中央发出向苏联学习的号召,20来岁的詹玉堂在人事科40多岁的苏联科长科瓦廖夫跟前,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小弟弟,也是一个合格的小弟弟。他尊重科瓦列夫,关心他在中国的生活,利用自己能和矿上其他人交流的特点,给科瓦廖夫带来生活上的很多便利。他很好尽听着地主之谊,科瓦廖夫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对这个谨慎的小弟弟也显出非常的关心。詹玉堂性格温和,好学心强,对工作认真仔细,科瓦廖夫很欣赏他,用心去培养他。在他的帮助下,詹玉堂进步很快。 跟苏联老大哥的关系是形式上的,为了红色中国的工业发展,为了国家的繁荣昌盛,这才是本质上的。那是一个激情澎湃的年代,产业工人如滚滚洪流激荡着整个中国,中国在基础非常薄弱的情况下迅速发展起了第一批工业。可可托海就是这批工业的一部分。詹玉堂就是这成千上万的产业大军中的一份子。他和可可托海其他工人不一样。可可托海的绝大多数产业工人,他们在解放前处于赤贫地位,没有自己的产业,有的人甚至没有自由,是共产党把他们解放了出来,翻身做了国家的主人。杨军堂是小地主成分。但是不管他们在解放前属于是什么成分,共同之处是他们都有一颗爱国之心,他们都是国家的主人,他们认同新中国,他们愿意为新中国奉献自己。詹玉堂在这火热的工业建设中很快脱胎换骨,这当中,既有对形势的正确认识,更为关键的是党的传统精神的熏陶。在詹玉堂身边有很多从军队转业来的干部,他们在战火中历练了共产党的高贵品质,在可可托海矿产的管理中,自不自然地显示出来,他们信念坚定,他们公正无私,他们吃苦耐劳,他们把热情和生命奉献给稀有金属行业。他们的带头作用,让詹玉堂看到了新中国的美好的明天。因此詹玉堂也入了党,成长为一名共产主义者。 詹玉堂是第一批分配到可可托海的大学生之一。身为大学生,和普通工人不一样,可可托海的普通工人大部分都是文盲,因为他们在解放前根本没有机会上学。但是,这些一线工人所表现出来的精神品质,时时刻刻感动着詹玉堂。他们不怕苦,不怕累,为了国家工业产业的发展献出自己的青春和热血,甚至不惜献出自己的生命。 b7J教师资格证官网_普通话成绩查询_星座智慧官网_中国人事考试网_学信网登录入口官网-淮考网

红橙黄绿蓝靛紫 可可托海是稀有金属矿山,主产白色的锂辉石、绿色的绿柱石、黑色的钽铌矿石,还有其他各种颜色的宝石,如粉石、紫牙乌、水晶,等等,这里的地下埋着一个色彩斑斓的世界,这里酝酿着一个绚丽多姿的万世神话。这个多彩世界距离詹玉堂并不远。刚到可可托海不久,他就在举世闻名的3号矿坑去参加过一线工作。那时候还是井下开采,詹玉堂负责从井下把采矿工人开采的矿石运送到地面上来。1号矿井很宽阔,架设了螺旋桨的阶梯,顺着阶梯下去,四五十米纵深就是采矿的地方。地下粉尘飞舞,空气稀薄,工人在这里一呆就是一天。詹玉堂他们好一些,随着每一次运送矿石到井口,可以呼吸一下新鲜空气。运送矿石上来主要靠人力,用牛皮背篓背上来。詹玉堂是文弱书生,几乎从来没有从事过如此笨重的体力劳动。牛皮背篓是软的,岩石直接磕在背上,钻心地痛,让人忍受不了。他只好无限制地添加衣服,汗水也就无限制地流出来,一天下来不知道有多少公斤汗水流走。幸好当年的詹玉堂年轻力壮,他很快适应了这样的工作。背篓里,白色的锂辉石,绿色的绿柱石,黑色的钽铌矿石,再加上各种颜色的脉石,一步一把汗水,一个阶梯一个决心,终于让这些矿石得见天日。 日复一日,月复一月,詹玉堂没有计算过自己到底背上了多少矿石。一次120公斤,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背了多少次。时间的积累是惊人的,詹玉堂背上来的这些矿石堆在地上,也一定远远超过了他的身高。时间的磨练也是惊人的,詹玉堂上阶梯的时候,从当初的双腿打颤,呼吸不畅,到后来双腿强劲有力,脸也不红,气也不喘了。再到后来,他的工作量可以超过很多同事。当时实行的是计件工资,一般工人的工资是每个月120元左右,詹玉堂可以达到他们的两倍,拿到200多块钱。 后来在上一局的安排下,詹玉堂恋恋不舍地离开了3号矿坑,重新回到人事科工作。很长时间里,坐在办公室的詹玉堂还没有把心完全收回来,脑子里总是出现白色的锂辉石,绿色的绿柱石,黑色的钽铌矿石,当然还有粉红的花岗石,透明的水晶,各种颜色的其他石头……虽然在机关工作,但毕竟是在稀有金属行业,不管在可可托海还是后来到了其他地方,只要看到这各种颜色的石头,詹玉堂的心里总会油然而生一种亲切感。可可托海的这些各色石头,后来变成原子弹蘑菇云的红,人造卫星背景的蓝,氢弹火焰的橙,氘化锂的灰……绘遍了中国尖端工业的红橙黄绿蓝靛紫。 b7J教师资格证官网_普通话成绩查询_星座智慧官网_中国人事考试网_学信网登录入口官网-淮考网

黑 在传统上中国人不太喜欢黑色,因为黑色代表阴暗,代表妖魔鬼怪盛行的夜晚。但是詹玉堂的生活中,偏偏还有一抹厚重的黑色。 这一抹黑色起源于“文化大革命”。在这个浪潮中,很多人被打成了黑5类、反革命、走资派,但是这些被打倒的人当中并没有詹玉堂。这个时候的詹玉堂已经调到矿务局机关当办公室主任,是一个副局级的干部了。因为“文化大革命”,矿务局机关陷于瘫痪状态,机关干部很多人被打倒,就算没有被打倒的,在两派的斗争中也无法开展工作。于是机关干部纷纷到了生产一线。这种到一线去工作,完全是自发的,反正矿务局机关也没有自己的事情,不如去干点实事。留在机关,说不定哪一天被人看不入眼,就打成反革命了。机关干部们有的到了3号矿坑,有的到了选矿工厂,也有的去了农场,当然也有的在迷茫不安中离开了可可托海,去了其他城市。而詹玉堂则去了煤矿。 扎河坝煤矿是701大队在地质勘探当中发现的。1961年,正逢三年自然灾害,大量职工吃不饱,出现大面积浮肿,矿务局党委书记安桂槐局长、王从义多方筹集粮食,然而只是杯水车薪,解决不了矿区三四万人的生活。这年年终的时候,安桂槐当机立断,压缩稀有矿石的产量,调集大量的人手进行农牧业生产。煤矿也是从那时候开始开采的,因为煤炭也属于可可托海生活不可缺少的物资。从那时起,煤矿就成了可可托海产业的一部分,直到“文化大革命”期间依然在挖掘。詹玉堂来到煤矿,矿上领导给他安排的工作是拉煤。 煤层在山下,采取的是平洞开采的方式,当时已经挖掘了几百米深。煤炭用双轮手推车运出来,一车煤有300公斤。从挖煤的地方到洞口是下坡,坡度不大。詹玉堂是善于思考的人,在拉着手推车进洞的时候,他心里就在想,300公斤煤拉着走下坡不费劲儿,难点在于如何控制速度,如果不加控制,车跑疯了,人跟不上车的速度,会人仰车翻煤倒出,稍不注意会有生命危险。因此重要的是限制速度。詹玉堂的车装满了煤,他用力地拉动了,逐渐加速,看到速度已经差不多了,他便把身体呈稍后仰的姿态,利用坡度让手推车自由滚动,用脚底当刹车,速度就限制了下来。但是这样的姿势次数多了,双腿酸软,那就需要凭借意志的力量了。一天下来睡到床上的时候,他两个小腿肚子都还在控制不住地跳动。 干的时间久了,腿也就不那么酸软了,七八天之后,詹玉堂已经完全掌握了拉煤的技巧,一天的工作量比干了几年的老工人还多。于是这个机关来的工作人员又成了煤矿上拉煤工人的老师,大家纷纷向他讨教拉煤的诀窍。 两三年的煤矿生涯,给詹玉堂留下的印象非常深刻,这倒不是因为他坐了10多年的办公室,又回到体力劳动上,而是因为煤炭工人的勤劳淳朴,让他永远也忘不了。常年累月在煤矿上工作,不管什么衣服穿到后来都是黑色,不管什么民族,都长着一身黑色的皮肤,煤矿生活区的用具,臭水沟里流着的用过的水,到处都是黑的,这就是一个黑色的世界。詹玉堂的衣服也很快黑了,皮肤也很快黑了,那种黑是深入肌理的,甚至可以说是深入血液的。但是在这黑色的世界里,有一颗颗跳动的红色的心。为了国家,为了矿场需要,煤炭工人们任劳任怨,红心向党。煤矿工人们性格简单直接,非常容易相处。他们对于杨俊棠这个机关来的干部,一开始是各种照料,担心他不适应煤矿的工作。后来看到他能干得比一般人更好,一个个由衷的不吝赞美之词。 后来回到机关,詹玉堂总会回忆起这些煤炭工人,他的工作是为包括煤炭工人在内的一线工人服务,他加班加点,他谨小慎微,他生怕自己的一个失误给这些工人造成困难。在詹玉堂的人生里,这一层黑色是怎么也涂抹不掉了。当然,他引以为豪,并不愿意去涂抹它。 b7J教师资格证官网_普通话成绩查询_星座智慧官网_中国人事考试网_学信网登录入口官网-淮考网

绿 文化大革命结束了,可可托海跟全国其他各地一样,也迎来了发展的春天。不久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神州大地,可可托海也吹响了再出发的号角。 阳光普照,烟波渺渺。绿色是春天的主色调,也是这一段时间詹玉堂的主色调。他从可可托海矿务局调到了新疆有色金属公司,后来一直当到了有色公司的总会计师,成为副厅级干部,并在总会计师岗位上退休。 现在的詹玉堂已经90高龄,虽然耳朵不太好用,但是身体很健康。在有色公司家属大院里,人们经常会见到他散步。见到认识的人,他满面笑容打个招呼,或者停下来聊几句,其乐融融。如果问他,在他的数十年多彩人生里,哪一种颜色才是他生命的主调,那他会毫不犹豫的告诉你,是红色。                             

能够收藏一件好的文玩是一种缘分,很多朋友想入手文玩,可是因为了解不是很深,所以担心买到假货,您可以关注【微信号:5735363】,我们为您免费提供更多文玩资讯、鉴定等咨询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