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员编程培训(终于有人站出来为程序员说话了)

腾赚 2021-08-05 阅读:42
披毛犀角,虬角,独角,抹香微信号:5735363

程序员编程培训(终于有人站出来为程序员说话了) 刘少山博士是《程序员》杂志的作者之一,多年来投稿了大量无人驾驶领域相关的优质内容,《新程序员》上线后,他带着自己多年来对技术行业的思考以及对程序员群体的殷切期望重新回归,希望能对大家有所启迪。 程序员一定不要把自己当成码农 几年前我刚刚回国的时候,发现了一个很奇怪的现象,就是周围很多程序员都称自己为“码农”,这似乎是一种自嘲,多少还带有一点“鄙视”的意味。 在我的理解中,码农形容的是国内互联网刚刚兴起时的那一代程序员,更多的是劳动密集型的技术人才,通常这类人到了一定年龄就会有关于“瓶颈期”的担忧,也就是后来大家口中所说的35岁危机。而为了对抗这种焦虑,他们往往会通过频繁跳槽来实现快速涨薪,在35岁之前尽可能多地积累财富,至于技术如何发展,行业未来将会进行何种变革,或许都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之内。 然而今天,我要跟这些人说的是:程序员一定不要只把自己当成一个码农! 无论是处在哪个发展阶段,任何一个社会的发展都是先富后强。在几十年前,我们的发展目标是求快,然而现在中国的科技力量正在腾空发展,我们的目标从更快变成了更精,越是在这个时候,程序员群体就越要去自我尊重、自我提升,深挖技术,把每一个领域都做到极致,尽可能多地为国家提供人才储备,只有这样才会有真正的中国科技企业走出来。 至于那些担心自己35岁会找不到工作的人,这种但又大可不必。从核心技术的深度挖掘角度来说,35岁的程序员可能连门都没入。在很多国家,无论是社会还是大众,对程序员都是抱有极大尊重的。比如像微软这种老牌的科技公司,它不会去裁退35岁以上的老员工,相反,越是老程序员对公司的整体技术把握就越深入,慢慢地他就会变成公司的技术专家,于公司于个人,都能取得双赢的结果。我相信,在未来,我们中国的科技行业也一定会变得越来越好。 程序员也要有匠人精神 在九十年代,中国也曾出现过一批具有匠人精神的程序员,比如我一直都很尊重的章文嵩先生,现在很多年轻一代的程序员可能都没有听说过他。 章文嵩从很早就开始做开源Linux,是LVS开源软件的创始人,也是TelTel的首席科学家,他对自己的要求听上去很简单,但实际做起来却很难,就是:做一个注重实际工作的有用的人,就这样他怀着“匠人精神”一直在科技领域默默耕耘了很多年。新世纪以后,当国内几个大型的互联网公司做起来了,反而这种匠人精神出现了断层。 这种断层在今天依然存在,很多大学现在最热门的学科就是深度学习。但实际上,深度学习本来并不是一个学科,只是大家认为学完了这个毕业以后能赚钱,所以导致这个专业越来越火。我觉得无论是计算机专业的学生,还是已经开始工作的程序员,更重要的是找到适合自己的深挖的方向,只要你能沉得下心来深耕,从中国目前的科技发展阶段来看,赚钱是一定的,但是如果盲目地去选择那些很火很热的方向,淘汰率是很高的,所以与其追逐热点,不如把节奏放下来,真正为中国科技做出几十年的贡献。 中国的无人驾驶难在哪? 我一直都在无人驾驶领域做研发,之前给《程序员》杂志也投过很多相关的文章。
早年投稿《程序员》杂志文章 因为第二期《新程序员》杂志的主题是数据库和智能汽车,所以我和CSDN编辑也聊过这个话题,大家如果对这一主题感兴趣推荐大家阅读。 言归正传,这两年资本把这个领域炒得很热,但是如果按照我自己的评估体系来看的话,中国具备做无人驾驶能力的工程师可能不到500人。也就是说,这么多公司都在抢人,有可能他们连分辨人才的能力都没有。而且整体两极化差异明显,国内最优秀的无人驾驶人才水平具有国际顶尖水平,但是人才储备量却很低,这是我们不得不面对的一个问题。 无人驾驶并不是一个技术点,而是系统工程,包含各种各样的算法在里面,然而最大的难点在于把它集成一个产品化的东西。比如最近很火的太空旅游,虽然每个部分的技术点都很重要,但作为一个商业体,它的厉害之处在于我怎样能把所有的技术集成产品,然后把它的成本给降下来,这是最有挑战的地方。 我希望在未来,能够有更多对无人驾驶感兴趣的程序员进入这个领域,潜下心来做科研,助力中国科技发展。

能够收藏一件好的文玩是一种缘分,很多朋友想入手文玩,可是因为了解不是很深,所以担心买到假货,您可以关注【微信号:5735363】,我们为您免费提供更多文玩资讯、鉴定等咨询服务。

评论(0)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