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莫至尊武魂全文免费阅读(婚姻生活太乏味)

腾赚 2021-07-31 阅读:64
披毛犀角,虬角,独角,抹香微信号:5735363

苏莫至尊武魂全文免费阅读(婚姻生活太乏味) 01   许志刚第一次摆地摊,是在1985年。   他20岁。高中毕业后,一直闲在家里,成了光荣的“无业游民”。后来,朋友说能进一批香瓜,拉他入了伙。   第一次做生意,没什么经验,瓜卖了三天就开始烂了。   最后不但赔了5块钱,还得到了“二道贩子”的美誉。   是的,那时候摆地摊还带着些不太光彩的味道。   有门路的朋友都进了国营商场做售货员,进钢厂做工人,进铁路做列车员,再不济,进卖包子的老字号做服务员,也算端起半个铁饭碗。   不过对于许志刚来说,这次摆摊儿的经历也不是一无是处。   因为他在摆摊的这一个星期里,认识了丁爱团。   02   丁爱团的爸爸是裁缝,做得一手好衣服。   他们家把临街的一面,开了扇门,挂了牌子“老丁裁缝店”。丁爱团初中毕业就在家里帮忙。   别看丁爱团年纪不大,手巧得很,针脚儿又细,又密,又整齐。   那一年夏天,门口来了两个卖香瓜的男孩。一个穿红背心,扯着脖子喊,又甜又脆的香瓜便宜了。一个穿着喇叭裤,抱着吉他唱着歌。   什么“某年某月的某一天”,什么“爱你在心口难开”……   穿喇叭裤的,就是时髦的许志刚了。   丁爸爸站在门口骂,快走快走,在这儿唱什么流氓歌曲!   丁爱团却躲在爸爸身后,偷偷地笑。   没办法,那些“流氓”字眼儿多美好啊,什么爱啊,情啊,想想都会脸热,可许志刚坐在那里大言不惭地唱了又唱。   丁爸爸说,快进屋,不许听。   可是那些跑了调的歌声,还是懒懒闲闲地,穿堂入室,飞进了丁爱团的心里。     03   人都是这样吧,越是不让听,就越想听。越是不让爱,就越想爱。   丁爱团再见到许志刚,是许妈妈来做裙子。   料子是托人从广州买回来“的确良”,黑色的底,上面有大朵大朵的金色郁金香。   丁爸爸赞不绝口,说这花色真洋气。许志刚躲在后面悄悄问丁爱团去不去看露天电影。   那天晚上,老爸的厂子组织消夏活动,片子是看过一百遍还想看的《少林寺》。   丁爱团欣然答应。那是她第一次约会,回家,挨了老爸一顿打。   可想而知,爸爸极力反对。但再严厉的父亲,也拦不住想飞的女儿。   丁爱团总是想着法儿的跑出去和许志刚约会。   看电影,溜旱冰。如果两个人都没钱,就干脆坐在公园的湖边,听许志刚捧着吉他唱歌。   爱情就那么一点一点的滋长起来,变得牢不可破。   1986年,许志刚他爸托人让他去学车。   那时候,开车还不是必备技能,而是一门职业。许志刚出发前,丁爱团送了他一件白色的衬衫。   许志刚喜滋滋地问:你做的?   丁爱团点头说,去学东西,穿得正经点。   许志刚乐了,说,媳妇儿送我的,我得供起来。   丁爱团给了他一拳,脸羞得通红。   04   那时候,丁爱团一门心思地想嫁许志刚。   父母也看出了她的心思。国家都提倡自由恋爱了,他们也管不了太多。   再说,许家都在皮件厂上班,也是正经人家。   许家原本等着许志刚找上工作,就把婚事办了。   然而许志刚学车的第二个月,就出了事。   当时和他一起学车的,有个女孩。她把车停在一个小坡上,忘了拉手刹。   车倒下来的时候,她整个人都吓傻了。   许志刚反应快,一个飞扑把她推开了,但自己的腿被车子轧到,骨折了。   丁爱团赶去医院时,许志刚已经做完手术,出来了。   病床边,除了许家父母,还有一个女孩哭得梨花带雨。   许志刚是这么和丁爱团介绍的,她是何春丽同志,我们一起学车的。   何春丽忽然就拉住许志刚的胳膊,哭着说,多亏你救了我,要不然我就完了。   丁爱团看着,心里咯噔一下。     05   何春丽同志的父亲,是皮件厂厂长。   单这一个身份,就让丁爱团紧张。   而且何春丽长得漂亮,又会打扮。一头长发,烫着时髦的大波浪卷。   丁爱团一共见过她两次,就感受到她要以身相许的架势。   事实上,那个时候许志刚也多少受到了一些压力。   何家两个儿子,就这么一个女儿,从小倍受宠爱,想要什么给什么。   许志刚的爸妈是想他和何家攀亲的,至少工作就解决了。   但许志刚说,我喜欢爱团,别人不考虑。   后来,许志刚伤养好了,考下了驾照。   何厂长虽然没招成女婿,但觉得他是好小伙,招他做了司机。   许志刚参加工作后的第三个月,摆了八桌酒,风风光光地把丁爱团娶进了门。   那时已经是1987年了。   丁爱团给自己做红色西服裙,笑得像朵花。   那天何春丽也来了。   她拉着丁爱团的手,羡慕地说,嫂子真好命,嫁了个好男人。   06   1990年,丁爱团生下了女儿,取名小茹。   许志刚被何厂长提拔,做了秘书。   丁爱团心里高兴,也不高兴。   许志刚当司机那两年,街坊邻居经常传来一些风言风语。   因为何春丽没少公车私用,让许志刚接她办事。   那时候,丁爱团自己开了小裁缝店。一边带孩子,一边做零活,全部的时间都栓在了家里。   而许志刚,这个曾经唱着“流氓歌曲”的无业游民,活得越来越体面。   白衬衫,黑皮鞋。   丁爱团每天笑盈盈地送他出门上班,转过身,就要暗自担心。   怎么看,他都和何春丽更般配了。   然而许志刚干了一年就辞职了,说要去跑长途大货。   亲戚朋友都说他傻,跟着许厂长,那不是前途无量吗?   许爸气得在家里跳着脚地骂。可是许志刚倔起来,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被骂得那天晚上,丁爱团问许志刚,你到底为啥不干了?   心里暗戳戳的小喜悦,忍不住浮在脸上。   许志刚刮她的鼻子说,你看看,猜你就一堆小心眼儿。   真是因为何春丽啊?   许志刚搂过丁爱团说,也算有一点吧。好多事儿,你也不懂。   丁爱团靠在许志刚,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安心。   其实她也不想懂外面的事,只要许志刚在身边就足够了。     07   许志刚跑车的日子真的很辛苦。   但也算歪打正着,赶上了时代的契机。   九十年代,全中国都是一片大工地。只要车子跑起来,就有钱赚回来。   1995年,许志刚买了房子,300一平米的新楼房。   以前的朋友,下岗的下岗,再就业的再就业。大家都改口说他有眼光了。   那一年,皮件厂倒了,何厂长因为贪污,锒铛入狱。   丁爱团这才明白许志刚当初为什么要辞职了。他那个性子,干不了脏事。   许志刚买了东西,带着丁爱团一起去探监。   何厂长看见他们,眼泪都下来了。他说,除了家人,你是唯一来看我的人。   回父母家吃饭的时候,许爸说他,何厂长犯事,谁都怕粘边,你怎么还跑去看他啊?   许志刚说,他对我有知遇之恩。现在他落难了,我得去瞧瞧。能帮得帮一把。   那是丁爱团第一次觉得自己嫁对人了。   从前,她只觉得自己嫁了一个喜欢的男孩。如今才有了托付感。   男人终是要有情有义,才能过一生。   08   1998年,许志刚开起运输公司。   曾经一起卖香瓜的朋友,也入了伙。   那几年,生意是真顺。但钱没赚多少,毕竟许志刚不是个会管理的人。   亲戚朋友想来蹭口闲饭,他都不好意思拒绝。   时间转进2002年,卖香瓜的朋友跑去澳门赌博,欠了赌场几十万。许志刚筹了钱去救他。   人回来之后,许志刚才发现,香瓜朋友以公司名义贷了好多款。   不久,东窗事发,牵连许志刚吃了官司。   那时候,说许志刚一家都是法盲也不过分。   家族小公司,财务关系乱成一团。后来,有位律师主动来帮忙。   她就是何春丽了。   那几年,父亲倒了,何春丽看遍了人间的世态炎凉。人也在一夜间成熟了。   她读了夜大,考下律师证。奋斗了几年,也打过不少的官司。   收集材料的那段日子,何丽春整日整夜都在许志刚的办公室。   于是,丁爱团的心病又犯了。     09   丁爱团不想承认,何春丽这个女人,永远都是她的威胁。   也许生来的眼界就不一样,没有了家势背景助力,依然活得精彩。   有一天傍晚,丁爱团包了饺子送过去。许志刚狼吞虎咽吃了两盒,跑去蹲厕所了。   丁爱团坐过去找何春丽闲聊。她说,这么多年不见,你咋想起帮我们家志刚呢?   何春丽真的不是从前那个傲慢任性的女孩了,闻一知十,心思通透的很。   她说,嫂子,你信不过我,还信不过许志刚吗?   被说破了心事,丁爱团的脸一下红了。   何春丽笑说,你知道不?我结过婚的。可我爸被抓起来的第二个月,我男人就和我离了。时代真是变了,重情义的人越来越少。我帮你老公,是因为他是个难得的好人。你放心好了,我不会做坏他好人名头的事。   丁爱团听着,心里一阵酸。   女人有天生的同理心,何春丽看起来,坚强能干,可骨子里却透着暗暗地伤。   丁爱团拉起何春丽说,以后有时间多来找我们玩。嫂子帮你物色个好男人。包你满意。   何春丽哈哈地笑了。她说,我啊,这辈子不准备结婚了。又不是没有男人不能活。我就羡慕羡慕你和许志刚就行了。   丁爱团不好意思地笑了。   10   许志刚的官司拖拖拉拉打了一年。许志刚只赔了些钱,就算万幸。   结案那天,许志刚请何春丽吃饭。   何春丽和他说,开公司不能他这样,招一堆亲戚朋友在里面混。改革开放都这么多年了,能不能学点先进的管理方法。   许志刚说,那我请你吧。   何春丽咯咯笑,我刚说不让你请朋友,你就请我,你这是不把我当朋友啊。   其实,何春丽怎么不想帮着许志刚创业呢?   可是看着丁爱团一边锤许志刚乱说话,一边拉着自己说,大家都是亲人。   何春丽心里知道,她必须远离这两个人。   因为他们的日子过得普普通通,但默契温暖的爱意,却耀眼刺目。   她在他们的光芒下,只会显得更孤独。   后来,何春丽去了北京,许志刚几乎再无联络。   只是每隔一段时间,给寄一些刚出的,有关运营管理的书籍。   许志刚认认真真读了几本,长了不少见识,有了启发。   他和何春丽商量着重振旗鼓,把公司又做了起来。   11   2009年,女儿小茹考上东京的大学。   到北京办签证的时候,许志刚和丁爱团才又见到了何春丽。   时光荏苒,转眼就都是中年人了。   那时何春丽也算是京城小有名气的律师。她请他们一家吃饭,席间自然说起了往事。   何春丽和小茹说,你不知道吧,你妈手艺可好了,结婚的礼服都是她自己做的。   小茹这可来劲儿,说,我当然知道了。她揪着许志刚的衬衫说,你看你看,我爸到现在还磨着我妈给他衬衫,说多高级的牌子都不如我妈做的穿着舒服。   丁爱团敲她的头,嫌她多嘴。   何春丽却忍不住地感慨,你爸妈真是神仙般的爱情啊。每一次见面,我都要受刺激。   那一年,何春丽43岁,有过几个男朋友,但依然独身。   她不是独身主义者,只是心里有一个榜样。     12   2011年,许志刚体验查出了高血压。而丁爱团查出了高血糖。   许志刚吃了药,血压就下来了。可丁爱团血糖总是忽高忽低的,控制得不好。   也因为丁爱团不太当回事。随饭吃的药,想起来吃,想不起来就不吃。   毕竟还不到50岁,关爱健康什么的,好像还离得很远。   是2013年的一天,许志刚晚上从公司回来,进门发现灯是黑的。   他一开灯,就看见丁爱团躺在客厅的地上。   许志刚吓坏了,叫了救护车。   医生怀疑可能降糖吃了两次,又没有吃早饭,导致血糖过低,引起了昏迷。   人最后还是抢救回来了,只是昏迷的时间太久,对大脑产生了不可逆的伤害。智力减退到只有5、6岁的水平。   许志刚反复问了好几遍,能不能治好?   医生委婉地劝他不要抱有太大的希望。   48岁的许志刚啪啪,抽了自己两个嘴巴,当场泪崩。   13   丁爱团身体恢复得很好,只是变得像个小孩子了。   一辈子没任性过的她,现在常常耍赖皮。   她时刻都要看到许志刚,一见不到就会烦躁。有时会摔东西,有时不吃不喝的哭。请来的护工,被气走两个。   许志刚想了一个晚上,决定把公司卖掉。   朋友都说你疯了!治病也要钱的。   许志刚只说了一句话,她照顾了我一辈子,现在该我照顾她了。   小茹假期回来,看到妈妈的情况,不想回日本了。许志刚把她骂了一顿,赶去上学了。   这个家,他不想有别人,只有他和丁爱团,最好。     14   2018年,何春丽回来看望父母,才知道丁爱团的事。   她带了礼物去看她。   许志刚减了肥,人精神了许多。   丁爱团变得更爱粘着许志刚了,吃饭要喂,喝水要喂,连上厕所都必须拉着许志刚的手。   直到晚上,丁爱团睡着了,许志刚才有时间和何春丽坐下说会儿话。   何春丽问他有没有烟,她忘了带。   许志刚摇头说,烟酒全戒了。   何春丽说,你现在活得可真健康。   许志刚笑了,说,这辈子,我必须比爱团活得久。   何春丽有些心酸,接不下去话。她空了半晌才说,志刚,这个家,需要一个女人……   许志刚嘴角一抽,说,开什么玩笑。   何春丽说,我都50岁了,就让我不要脸一回吧。我愿意伺候她,伺候你。我做了一辈子女强人,想做几天女人。   丁爱团就在那一刻醒了,躺在床上闹起来。   许志刚什么都没说,当即起身走了。   他打开台灯,抱住丁爱团,左手拍着她的胳膊,唱起了他们年轻时候的歌。   不是什么“某年某月的某一天”,也不是什么“爱你在心口难开”。   而是《少林寺》里的《牧羊曲》。   那是他和她第一次看电影的插曲。   丁爱团忘掉了许多事,惟独记着这首歌。不论她多么烦躁,只要听见,就会安静下来。   莫道女儿娇,无暇有奇巧,冬去春来十六载,黄花正年少。   客厅里的何春丽,默默听着老去而温柔的声音,黯然退了场。   因为她忽然想起自己曾经许下的,决不坏他好人名头的诺言,从此再也没有回过头。

能够收藏一件好的文玩是一种缘分,很多朋友想入手文玩,可是因为了解不是很深,所以担心买到假货,您可以关注【微信号:5735363】,我们为您免费提供更多文玩资讯、鉴定等咨询服务。

评论(0)

二维码